針對今年一月以來發源于武漢、擴展至全國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我國各級政府采取了一系列防控措施,包括推遲復工、交通管制、限制出行、隔離等,減少病毒傳播,在1月31日,世界衛生組織(WHO)將中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定義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之后,外國政府也采取了一些措施,有71個國家采取了入境管制,新加坡港對所有14天內靠過我國內地的船舶增加嚴格檢疫程序,增加了承運人的經營風險。這一情形已經具備了“不能預見、不能避免、不能克服”的不可抗力構成要件,并得到我國立法機關的確認。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發言人2月10日表示,當前我國發生新冠肺炎疫情,為了保護公眾健康,政府采取了相應疫情防控措施。對于因此不能履行合同的當事人來說,屬于不能預見、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不可抗力。這一觀點也得到司法機關的支持,例如在2020年02月16日舉行的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上,在回答人民日報記者提問時,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表示,因依法采取疫情防控措施造成合同不能履行的,可以認定屬于不能預見、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不可抗力。對于構成不可抗力情形的非金錢債務,除非法律另有規定,當事人可以根據不可抗力的影響程度,主張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責任;對于雖然不構成不可抗力,但受疫情影響履行合同對一方當事人明顯不公平的,可以參照情勢變更原則處理。

作為法定免責事由,疫情對合同的履行會產生一定的影響。對于船舶融資租賃合同的履行來說,受疫情影響的承租人會提出如下問題:租金能不能等疫情過去以后再還,即合同延遲;疫情期間的租金能不能能免除?由于受到疫情影響,承租人面臨困難,能不能解除合同將船舶還給租賃公司?另一方面,對于尚未交付的船舶,船廠也可能遇到困難,據海事服務網CNSS 2月14日消息,春節延長假期結束后,福建省和遼寧省的造船廠工人復工率達到75%,浙江省造船廠復工率為66.7%,上海造船廠復工率為62.5%。造船廠尋求不可抗力保護以修改合同。融資租賃交易中的造船廠也可能提出能否推遲交船?由于發生了疫情,導致造船成本上升,能否以情勢變更為由提出解約?等等。

這些問題,都是船舶融資租賃合同履行中可能面臨的問題。那么,承租人或造船廠的主張是否合理?能否得到支持?租賃公司應當怎樣應對?這要從船舶融資租賃的性質來分析。

一、船舶融資租賃具有獨特的法律性質和特征

船舶融資租賃合同是出租人根據承租人對造船人的選擇和船舶的確定,向造船人支付船舶價

[1] [2] [3] [4] [5]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