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國經營報》記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看到,不少從事“回租”業務的汽車融資租賃公司涉及法院訴訟時被判定為以融資租賃之名行借貸之實。而根據銀保監會出臺的《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辦法》),則明確規定融資租賃公司不得開展發放或受托發放貸款業務。

車咖院創始人兼CEO黃成偉對記者表示,國內現在許多從事汽車回租業務的融資租賃公司實際上做的并不是真正的回租業務,而是通過不登記不過戶,或是不過戶加上抵押登記的方式偽裝成車抵貸。此種形式法院可能會判定為借貸關系,如若《辦法》實施,國內融資租賃公司目前開展的很多回租業務很可能會被認定為非法放貸。

據黃成偉介紹,目前國內超過80%汽車融資租賃公司都是從事回租業務,而從事回租業務的公司中有超過99%的公司從事不過戶的回租業務。

融資租賃公司目前該如何應對《辦法》中要求不得開展發放或受托發放貸款業務的問題,多位融資租賃公司高管均對記者表示,目前公司對《辦法》仍處于觀望狀態,暫時沒有啟動應對措施。

業務模式臨變局

汽車回租業務的常規模式,是有資金需要的企業或者個人將車輛所有權轉移給融資租賃公司,并獲得資金。同時,融資租賃公司再將車輛租給承租人使用并收取租金,承租人則繼續保留車輛的使用權。

“但在實際業務的操作中,很少有過戶回租業務發生。”黃成偉解釋道,如果一輛普通私家車,因為回租業務過戶到融資租賃公司,到期再過戶回承租人。那么,承租人的一手車就變成了三手車,在舊車市場的貶值會很嚴重。承租人不但要承擔回租業務的費用,還有車輛的貶值損失。所以,回租業務理論上雖然行得通也有利于收獲風控,但考慮到車輛貶值問題,實際中很難有客戶能接受。

“在實際操作過程中,承租人和融資租賃公司簽訂融資租賃合同,把車輛所有權轉移給融資租賃公司,但是不進行過戶登記而進行抵押登記。這種偽裝成車抵貸的形式,并不是真正的回租,一旦發生糾紛法院可能會認定為借貸關系。”黃成偉表示。

中國裁判文書網顯示,2019年1月上海鑫鈺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鑫鈺租賃”)的一起判決中,法院認定被告蘆某以自己擁有所有權的車輛向鑫鈺租賃申請資金,被告的真實意思并非售后回租,而是借款,不符合承租人為行使對租賃物的占有和使用權利的法律特征。鑫鈺租賃與被告雙方意思表示以融資為目的而非融資租賃,雙方之間實為民間借貸的法律關系。雙方簽署的合同名為融資租賃,實為民間借貸合同。

上述判

[1] [2]  下一頁